原标题:你说这世界真TM诡异,我没有异议

原创: 迪诺

1

那天,太阳很暖和,金黄色的绸缎,披在这座城市的肩膀。路始终在那儿,人群早已沉默。

她向右看,是繁华似锦的前程。我向左看,是尾气刺鼻的来路。

自以为是的轻松和幽默,沉入干涸的池塘,似有若无的游走,是一场行将而至的分手仪式。

突然,她提及22岁时的生日礼物,“2010年,你送我那件阿根廷的球服,我怎么也找不见了”。

“没事,以后我再托人带一件给你……”

“是吗?”她打断我,笑得有些勉强,然后摇摇头。那一刻,时间就停在了街道拐角处的咖啡店,而那些熟悉的旋律却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,固执地,凝固在公交站的桅杆上。

过了许久,她幽幽感叹,这个世界真TM诡异。

我点头,没有异议。

2

丢了的,就真的再也找不回了。

2010年,梅西意气风发,长发飘飘。那个年纪的他无所不能。能盘球晃过对手全队,传球邪魅狷狂,射门夏日惊雷。

球场上,梅西的光芒耀眼和经久不息,他所创造的那一段段职业生涯常常被描述为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”。

连温格都认为:梅西的每一次触球都是诗。

你更难相信像穆里尼奥这种人也会说:世界上有两种球队,一种是有梅西的,一种是没有梅西的。

早从2008年开始,国际足联年度最佳球员评选中,梅西五度加冕,盛世之王。最后一次的加冕,是在2015年。

梅西五度加冕金球奖

自那以后,C罗两连庄。

与梅西比较的话,或许在那些所谓更重要的舞台上,葡萄牙人那两年的确要更闪亮,他的表现看着可以将梅西的努力挤压得支离破碎。

今年,更“惨淡”。

9月3日,国际足联公布了2018年最佳球员三大候选人,分别是C罗、萨拉赫与莫德里奇。最终的获奖得主将在9月24日公布。这是过去十一年间,候选人中第一次没有了梅西的名字。

当初初看到这个消息,心一下子就空了。纵然世界五彩,人间斑斓,都不知能用什么颜色去填补。

翻翻网站,论坛,除了一些冷嘲热讽,悲观主义者感叹:“梅西的时代结束了。”更多的是和我一样的哀怨:“为何没有梅西,我不服!”

其实,在之前的欧足联年度最佳球员评选,梅西同样没有进入前三。

3

就这样,来去沉浮间,世界还原成黑白,你我终将陌路。

在微信上,我将梅西落选的新闻转给远在另外一个国度的她。过了好久,才得到一句,“真的啊,或许梅西真的老了吧。”

淡淡的,冷冷的。找寻不到一丝当年她曾对梅西的狂热和挚爱。那张面孔,有些情节,在记忆中逐渐变得难以捉摸。

也许,在她的生命中,梅西的确在某个时段停留过,但更多的时候,和其他人一样,又消失得那么快,就像从未存在过。

岁月的另一端,是我们匆忙走过的足迹。是所谓的年少,充满了松针的气息。也是所谓的忧伤,布满在路上的尘埃。

想想梅西,今年也已31岁了。

他早已经剪去了长发,收起了狂放。

他得到过一切,也曾失去过一切。

如今的他,难道还会在乎那些排名,以及所谓的奖项吗?

梅西成为西甲首位助攻150次的球员。

和很多伟大的人一样,梅西其实不是活在现下的人。

时间的长河里,他被安置在放大镜下,抛头露面,一路前行。虽然风光无限,但其实也在不断地捡起那些垃圾,非议,眼泪,致命的武器,难忍的苦痛,沾血的衣服……通通放进身上背负那个口袋里。

总有一天,他会累了,也会老了,而那个口袋越来越重。

曾经世界上最好的足球运动员,终究也会疲倦得不堪一击,终究也会离开他最爱的绿茵场。

身前越热闹,身后越寂寞。属于辉煌和喧哗的时代,再怎么去描画与还原也只能是曾经:到最后,还不是一个人,热爱的一切都远去,被铺天盖地的寂寞击倒。

无所谓缅怀,更谈不上忧伤。

对这位最安静的超级巨星而言,足球是他唯一在意的,剩下的都只是噪声。

返回足球皇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最新